位置: 首页 >beplay手机助手:散文精选 >名家散文> 回忆录(16――莫言散文

回忆录(16――莫言散文

来源: 未知作者: 莫言时间: 2014-03-02阅读:
  【序言】
   
   在平凡的一生中,有多少的东西都会流失,有多少的东西都会陌生,都会淡去,甚至忘记。你可能忘却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但是记忆永远不会背叛那些欢笑、阳光、梦想,以及那些挫折、痛苦和失落。
   自我知事以来,记忆的东西越来月丰富,但有些事、有些情,有些东西已经有些模糊了,为了不陌生,不忘记那些曾经,我时刻都在回忆,追逐记忆中的一切。二十年的生命历程,演绎了二十年的人生,人生或许真的如戏,曲曲折折、似真似假、虚虚幻幻,各种各样的角色,各式各样的命运,复杂无穷,变化万千。对于我的这二十年,不管是苦是累,是欢乐是悲伤,是酒后醉恋后痴,还是不知名的失忆,我都感谢它们,因为是它们把我推向了现在的人生,是它们演绎了我这二十年的精彩。
   对于一个出生在农村家庭的孩子,我的记忆中有太多的乡野气息,田野间的稻花香,火塘边的包谷味,那些都是我一生忘不了的味道。那些童年,瞬间即逝,感怀不断,思绪飞舞。那些记忆,是天空与大地的对话,是燕子与春天的呢喃,是蚂蚁和蚯蚓的私语。忘不了,就打开那些尘封的记忆,打开那本破旧的影集。打开影集,那一张张熟悉的脸盘,那一个个活跃的身影,从思绪从回忆间掠过,顿时凄凉悲咽。
   那些远去的背影,那些逝去的亲人,不尽的泪水是对你们的怀念,思念是飞翔的大雁的寄语。回忆过去,犹能感到一丝的快感,一丝的欣慰。书写过去,能抒自心之情感,光阴的飞逝,生命的短暂,让人叹息,父亲的背影,母亲的洁白的双手,已成过去,只剩记忆。
   思绪断章,记忆零乱,想得太多,也就想记的太多,在此,想把记忆理清,特来我的回忆录,来备我以后之用。
   
   1、【清塘戏场上的记忆】
   
   正如鲁迅先生一样,在我懵懂的时候,家乡是有社戏的。
   我们那里是一个自然村,叫做怕掌村,村里又分好多个寨子,在怕掌村有一座山叫做白岩山,山下有一寨,就是我们的小寨子了。因为有一个清澈的池塘在寨子中央盘旋,寨子因此得名为清塘,话说此池塘,在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迁来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没有人知道它的历史,有人说是与王母的瑶池相连的,关于它的神话太多,在我的小说里面有,在这就不过多解说了。
   池塘南边上有一楼阁,我从没有进去过,听说楼里面有很神圣的东西,但那些迷信的东西我是不会去过多追问的。楼边有一片宽阔的广场,那就是我们小时候的“乐园”了,就好似鲁迅先生的“百草园”吧!因为过去四十多米就是我们的小学了。
   回说那广场,白天是我们的乐园,晚上就很让我们去了,怕是怕我们不经意进那间小楼吧!有一段时间,白天也不让我们进去,并觉得奇怪了。对于我们是不乐意的,对于我更是。因为有围栏,我们没有办法进去,但又想搞清楚他们在干什么,于是,我约了几个要好的朋友皮蛋、双柱,准备计划,实施行动。
   我们悄悄地从左侧的玉米地过去,玉米地上有一堵高墙,我们就一个骑在一个脖子上爬上去,上去后就坐在墙上观察那边的动静。广场上有很多的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有的拿着长毛,有点身上插满了旗子。那时,我六岁,从没有见过这种场景,更不用说有电影电视看京剧之类的了,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就好奇地盯着看。
   过了十多分钟,纳西尔开始唱了,有的还开始翻筋斗,一翻就是几十个,我、皮蛋、双柱都看得眼花缭乱,都知道他们翻的比我们白天在学校操场的草地上漂亮多了。我们边看边讨论,谁唱的好,谁翻得棒,不知不觉到了十一点了,双柱和皮蛋说要回家了,他们的家长是不容许他们晚归的,因为白天他们还得去放牛。我是无所谓,但在他们的催促下也不得不离开。
   回到家里我问爸爸,爸爸说那是村里请来的戏团,村上给多少钱来唱一次,但还好像四年五年才能轮到我们村的,所以很重要的,他们演习时,不允许我们小孩子去捣乱。爸爸还给我讲了一些故事,一些戏剧的主角,如穆桂英,杨家将的,我听得入神,并期望开戏那天的到来。
   开戏那天是冬月十五的晚上,月亮早已高高地挂在纯然如斯的天空上,爸妈因为白天干活累了,就说不去了。而我们早就把小凳子搬到了广场上了,等着开戏《斓囊雇砝涞囊溃盐颐堑氖趾投涠车猛ê欤颐腔故侨套趴聪罚却拍鹿鹩却欧疃罚墒堑攘撕镁枚疾怀隼矗伎戳肆礁龆嘈∈绷耍吹梅ξ读耍缑羌父鼍拖嘣疾豢戳耍ネ滴掖缶思业暮焓砜境浴
   终是去了,才挖了两个就被大舅家的狗听到了,“汪汪”追了出来。我们急的赶紧跑了,皮蛋最弱,不小心摔倒了,磨破了脚在那里哭,还好双柱机灵,随手拔了棵篱笆桩,把狗打跑了。三人看着脏兮兮的红薯还在,傻傻地笑了,本来打算烤吃的,想不到被狗一追,双柱把火弄丢了,就围在一起生吃了。虽是生吃,但那是我一生忘不了的味道,那个红薯的脏样依然是我最深刻的记忆。
   回家的时候才想起把凳子忘在戏场上了,生怕被别人拿了,但有不想回去拿,就硬着头皮回家,准备好受骂的心理。爸妈还没有睡,说凳子已被张家大叔送回来了,问我们那里跑去了
   。我笑而不答,心里想:偷你娘家的红薯还能告诉你吗?不禁闷闷地在心里笑了。
   蝈蝈沉寂了,爸妈睡了,我却做着我的红薯梦。
   
   2、【古井乡韵】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寨子里是没有自来水的,在记忆的荧屏中,依然保留着清塘那口古井的庄严形象。
   清塘村南有一条路叫花石路,而古井就在花石路边上。这口井深约三米到四米,宽米余,井口是一个正六边形的模样。井的的旁边用水泥和石板铺着,井口上有一块大青石作井盖,每次村民把水取出来后都要把井盖盖上,生怕尘埃玷污了这纯洁的“母亲”。井的上方有一棵大柳树,我,双柱和皮蛋三人的手拉在一起才能把它围起来,定是有些历史了。村中的花甲老人说,这棵柳树是一棵神树,是守卫我们清塘的英雄,因此,我们不仅尊重这口井,也很敬畏这棵树。
   再说那井,井盖是一块大青石,而井身则是大理石,上面雕刻这龙和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可能岁月久了,有些已模糊了。也没有人知道它的确切的来历,大约在明朝时就存在了吧!有这样一个传说,明朝有一个官员在官场得罪了当朝宰相,宰相上书皇上,诬陷他造反,皇上不分是非就把他贬到西南这蛮夷之地。他来到这里,非常悲愤,欲以一死来解脱,恰见一口井,欲投之。忽然从井中飞出一条白龙,问他为何如此悲伤,得知情况后,白龙遂给他一栋华丽的房子和一笔财产,让他自由的生存,并且可以取食井中之水。此人便定居下来,时代繁衍,形成了以后的土司刀闷氏图。刀氏后人感恩白龙,于是每年过年要祭拜此井,至今已不是刀氏一族祭拜了,而是全寨的人都祭拜。此井也因此名为白龙井。
   清塘有三个村民小组,有十五个民族,白龙井从明朝至今,哺育了好几个世纪,多个民族的生息繁衍了。在进入新世纪之前,它都是清塘所有村民的“母井”,村民的做饭,洗衣,饮用以及牲畜用水,无一不是从这口井取的。来看井中之水吧,井水有些碧绿,盛在桶里或石缸中却清澈的很,喝起来很清凉和甘甜。有时候,很多小鸟、野鸡、或是狐狸等动物,也会偷偷地来喝,生怕人类把这甜美的泉水喝光了。挖井人早已不在,古井却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庄严的立在村南的花石路边。
   还记得那些担水的日子,虽苦但却是乐的。
   那时候因为贫穷,父母是忙得不可开交的,而喝水是他们忙的一项活儿,水问题是必须解决的,因为每天做饭、洗衣、人和牲畜用水大约要四担到五担,而我家因为多养了些牲畜,是必须用六担的。每天眼看着母亲瘦小的身体担起那一担担沉甸甸的水,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也跟母亲去担些。刚开始的时候是一小半桶,随着年龄的增大也就慢慢增多了,慢慢的一个人也去担些,有时是和双柱、皮蛋一起去的。下雨天去担,总是摔跤,帅的眉青脸肿的,让人哭笑不得。还记得有一次,我摔倒了正好倒在路边,腿被尖尖的篱笆桩穿了进去,穿的很深,血一直流着,疼得我麻木了,也急的双柱和皮蛋哭了。后来,父母把我送到老村医赵大爷的哪里,慢慢的才好了呢。那疤痕至今还在,那是我最忘不了的记忆。
   古井伴我成长,每次我伤心难过的时候,都要和它诉说,它总是用微笑的脸庞和甜美的泉水安慰我和鼓舞我;每当我快乐高兴的时,它和我一起分享,歆受着我的快乐。从我离开村子出来求学那天起,已有八年之多,虽也偶尔回去次次,与之却未曾蒙面(因为我家在村北,离得太远)。古井犹在,乡韵仍存,漂泊的我依然恋着乡情、乡风和乡俗,忘不了那些点滴。
   因听说去年大兴水利,家家户户都装上了自来水,修了蓄水池,享受着自来水的方便,却早把那空白龙井遗忘了。心中猜想白龙井的惨景,不由得又忆起了往事。
   
   3、【清塘电影的历史】
   
   在前面提到,在我很小的时候是不通电的,没有电影,更没有电视电脑了。
   记得我七岁那年,有一些天,父亲常常被叫到村长家开会,每次都是很晚才回来。我很好奇并追问父亲,他说我们村要通电了,正在商量资金、人力、物力的问题。那个时候,村子里的公路也没有通,全是山路小路,电线杆、电线和其他的通电设施,都得人工运输,而父亲那时候正年青,他是必须去参加运输的,说到运,父亲有些不知所措,一方面为了将要通电而兴奋,另一方面他去做运输去了,家里的好多庄稼就要荒废了,最后他还是摇摇头去了。
   过了些日子就开始大干起来了。数月之后,电终于通了,家家户户都挂上了葫芦型的白炽灯,我们这些孩子自然就陶醉在“灯火辉煌”的乡村啦。电通了,为了庆祝,村长鲁三舅不知从那里弄来了一台电影机,在全村都通完电这天放影。
   这一天,人们从四面八方聚来,为的就是观看这“稀世珍宝”,我自然也前往探奇了记忆中,这是我的第一次看电影。
   通过村长和有关技术人员的整理调节下,大银屏就出现一些人物,这些人物与真实的人无异,我还以为是谁跑进去那里呢,细细看才知道不是。人们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忘记了白天做活的疲劳,忘记了休息,甚至连蚊子叮咬在脸上,也无暇顾及,每到精彩之处,便会跟着嘟囔起来,吆喝起来,直至天光放晓,人们才会揉揉眼睛,长长的打一声哈欠,才慢慢散去。
   那晚以后,鲁三舅家把电影影放在他家牛圈旁边的空地基上,四周围上围墙,墙左侧设一道小门,一个简单的电影院便问世了。每天放影之前,三舅就在小门外收票,一开始票价只是两角三角,小孩也收一角,许多人为了满足这精神的需求,是不惜这几毛钱的,那块空地基那个小影院还是爆满的。可是后来就加到四角五角了,我们因为不敢和父母要钱,常常对不能看电影而苦恼,便会想些方法进去,有一次,皮蛋和我打算从围墙上翻过去,却被姨妈逮到,呵斥了很久,我们也就不敢再试了。还好因为鲁三舅收票太高,大家觉得那些片子看腻了,就去得少了,三舅决定小孩免费,并且换些新片,电影场才又回到了往昔的景象,我们也因此有机会再看电影了。
   从此,大家便迷恋上了电影,不管在哪里,电影都是大家的谈资,或田间地头休息聚拢时,或放牧担柴的场合,或串门款白的时候,某个电影的情节,某个影员的相貌气质,都是他们评论的话题,谈兴所致,就会模仿起来。我们也是如此,喜欢模仿影中人物的对白,甚至模仿武侠斗殴,把人分成派系,大斗起来,有时候若一点的孩子会被打哭,那时,我双柱和皮蛋是出了名的小霸王,父母在我们后面没少受气。
   电影一度成为人们精神生活的主调,不管是红白事,还是搬迁喜庆,或是孩子满月的庆贺,主人家都会请播放人员来影放一夜的电影,一来彰显此举的热闹,防止冷冷清清,二来也显示主人家的阔气,那时候电影是富贵的象征,那家嫁姑娘都喜欢影放的。直至21世纪初,电视、电话等各种电子电器产品的相继下乡,电影的地位才受到排挤,往日拥挤的电影场才清淡了。虽然电影院仍在,偶尔也播放些大片,但只有少数的人看了,往日嫁姑娘看电影也改为给姑娘送电视电脑了。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带动着人们富裕起来,却也打乱了往昔温馨的生活。
   想起曾为了张电影票被父亲打的情形,我哭的死去活来,那样沮丧,那样苦恼,现觉得可笑啊。如今有了电脑,却变得冷淡,早看不到那些黑黝黝的脸庞,听不到那些谈笑风生,“宅”了,都变宅了,可有谁还记得电影场上温馨的场面?我想:不记得了,都不记得了。
  • 上一篇: 今夜,我在深山里行走――莫言
  • 下一篇: 欣闻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随感
  • beplayerbewinner下载

    beplay体育app客服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beplay3体育官方下载沙巴体育注册送沙巴体育注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