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beplay手机助手:散文精选 >随笔散文> 大老板

大老板

来源: 未知作者: 安静的夜时间: 2013-02-26阅读:
 京戏中的名角,都被人称之为老板。古代官方铸造的铜钱,质纯量足,名日老官板。以后,凡一个部门主宰经济命脉的人,也就被引申称做老板了。一个戏班子里的名角,可以影响到票房的收入,不是老板是什么?
  
  庆和班的班主、当家老生高入云,出名早,功夫精湛,到了五十岁犹能粉墨登场、宝刀不老,戏单一贴出,票便卖空,还得加座。因此,老老少少都称他为大老板。
  
  高入云是地道的谭派老生,年轻时还学过武生,在唱、念、做、打上都有绝活。他天生一条好嗓子,但不卖弄,讲究切合剧情戏理;《卖马》中的耍锏,《翠屏山》中的耍刀,《燕青打擂》中的拳法,都让人赞不绝口。他不但有艺,还有德,说话做事如谦谦君子,敢仗义执言,也肯慷慨解囊济困救难。尤其对于同行和初入道的年轻人,殷殷关爱,全力提携,颇具长者风范。
  
  有一回,在湘潭一个帮会的龙头大爷家唱堂会。人家早就发下话来,说前来看戏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台上若出错,别怪他不客气。
  
  那晚的大轴戏是高入云的《辕门斩子》。大轴戏就是最后一出戏,倒数第二出戏叫压轴戏,压轴戏的前一出戏叫中轴戏。扮演杨六郎的高入云,先登场,一开口便是“碰头彩”。接下来上场的是小李子扮演的焦赞,他在后台正与人扯淡,闻声而出,竟忘记挂须了。这可是个大漏子,台下正要起哄,高入云佯装怒态,念道:“小儿,你父亲哪里去了,快快与我唤来。”焦赞忙下去了,挂上胡须再回到台上,台下便大声喝彩。
  
  散戏后,龙头大爷专到后台来,拱拱手,高声说:“大老板,你艺高一筹,佩服。我再赏大洋三百!”
  
  戏班里还有个唱老生的年轻人,叫小马,嗓子又高又亮,扮相也漂亮,对一些唱工重的戏特别舍得卖力气。他喜欢唱《洪羊洞》,饰杨六郎。每次演这出戏,高入云总会守在幕旁细看细听。一些后台人员也挤在他身边,想听听他的高见。
  
  这一晚,县长陪同省府的要员,坐在第一排看戏。
  
  戏演到高潮处,杨六郎惊闻孟良、焦赞的噩耗,哀悼呕血,病势加重,与八贤王和母亲诀别而死。死前,有一大段唱腔,小马为得彩,铆足了劲唱,一波三折,用的都是高嗓。
  
  高入云轻叹一声:“这杨六郎怎么死得了?”
  
  台下没有喝彩声,静若坟场。
  
  在后台,小马茫然不解地问高入云是怎么回事?
  
  高入云说:“你只顾卖嗓子,杨六郎快死了,还使高音、拉长腔,懂戏的人还会叫好吗?”
  
  小马脸红了,忙说:“大老板,您给我点拨点拨。”
  
  “按理说,你唱到‘万事休’的‘休’字时,要同病死人的提气一样,向里吸的气不如向外抽的气多,要有气息奄奄的意思。等唱到‘去见先人’四字时,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断续念出,也就无所谓行腔使调了。”
  
  小马恭恭敬敬地向高入云鞠了一躬,说:“谢大老板不吝赐教。”
  
  高入云总是提心吊胆地关注唱雉尾生的年轻人徐小方。
  
  在小生这一行中,有扇子生、唱工生、雉尾生。雉尾生就是头戴翎子的小生,像《镇澶州》中的杨再兴,《八大锤》中的陆文龙,三国戏中的周瑜。圈内人说,雉尾生最难扮演的角,要首推周瑜。
  
  徐小方自小坐科,习的是雉尾生,长得不但英俊漂亮,嗓子又尖、亮、脆、醇。他演的周瑜,首先具有“富贵英雄美少年”的气概,再加以儒雅风流潇洒自若的神情,而吐属隽雅,散发出书卷气,非得胸有文墨,昆乱兼擅,否则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他耍翎子的功夫,更经苦练而成,不但耍得美观,而且可以用翎子表现内心的情感。
  
  他演《群英会》中周瑜打黄盖那一折,孔明不但不劝阻,反而稳坐一旁悠然自斟自饮。周瑜便知苦肉计已被识破,对孔明又妒又恨,顿时脸色发白,二目直竖,头虽纹丝不动,而头上的两根翎子却刷刷作响,而且响声震耳。于是,台下的喝彩声此起彼伏。
  
  徐小方才二十八岁,出身苦人家,能崭露头角不易。那时候出名的角,也容易沾染环毛病。像徐小方这样齐楚的人物,有钱人家的小姐、太太发疯似的来捧他、宠他、诱他,他居然顺水推舟地入套,绯闻时或有之。
  
  高入云背着人说过他,他当面也认错,可过后又重蹈覆辙,乐不思蜀。
  
  徐小方和一个有权有势的豪门小老婆花一枝好上了。没有不透风的墙,花一枝的老丈夫收买了一帮流氓地痞,准备徐小方在台上演戏,花一枝得意忘形地叫好,并往台上扔银洋时,一齐动手砸场子、打人。
  
  高入云人缘关系好,有人把消息透给了他。他想在晚上演出前,和徐小方打个招呼,可就是找不到人。
  
  这晚的大轴戏虽名叫《三国志》,其实是此中的一折,共三个演员,高入云饰孔明,徐小方饰周瑜,还有一个老生演员饰鲁肃。
  
  到子夜时,大轴戏的开场锣鼓响了起来。
  
  高入云已站在九龙口边候场了,这时才见徐小方进了后台,忙着去扮戏。有人传过话来:“请大老板‘马后’一点,徐老板还要忙活一阵哩。
  
  所谓”马后“,即请先上场的角儿幔唱慢做,多费些时间。而”马前“,则是紧做快唱。
  
  高入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他真要破天荒”马后“一次,让那个看戏的花一枝耐不住赶快走人,让徐小方憋在后台出不来,让那些闹事的人无空子可钻。
  
  《三国志》的全本高入云都唱过,一肚子的好故事哩。
  
  锣鼓声中,高入云从从容容地出场了。念罢定场诗,然后潇潇洒洒地坐下来,开始”背“《三国》:徐庶走马荐诸葛、三顾茅庐刘玄德、关公千里走单骑、三英战吕布……念了又唱,唱了又念,嗓子居然越养越亮,许多的好腔全都使上,虽是现编,却如熟词,合辙合韵,妙趣横生。
  
  谁见识过这种场面?大老板真把平生的好玩意抛甩出来了。看戏的都忘记了剧情,全陶醉在高入云的唱腔里了,叫好声、掌声响得天摇地动。
  
  徐小方和饰鲁肃的演员,活活地被软禁在后台上不了场。
  
  徐小方抱怨说:”大老板这种唱法,合乎剧情戏理吗?还有完没完?“
  
  另一个角儿说:”大老板肯定有什么讲究,他从不乱规矩的。“
  
  高入云在台上”马后“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还将继续地”马后“下去。
  
  花一枝感到索然无味,她要棒的是徐小方,这台上的老头子与她何干?她站起来离开头排座位,气呼呼地走了。
  
  那些准备闹事的人,见花一枝退场了,也困得难受,纷纷作鸟兽散。
  
  高入云都看在眼里,立刻收腔,得意地一笑:可以让徐小方他们上场了……
  
  散戏后,高入云把徐小方叫到一旁,讲了事情的来由。
  
  徐小方惊出了一身冷汗。
  
  ”大老板,我该怎么办?“
  
  ”天亮后,你就离开此地,我的徒弟在外地挑班,我介绍你去投靠他。小方呀,别忘了古人之言:洁身自好!“
  
  徐小方满脸是泪,跪倒在地,给高入云磕了三个响头。
  
  (田月晓摘自《短篇小说》2011年第11期)
  • 上一篇: 蛇年说蛇
  • 下一篇: 病态的天才
  • beplayerbewinner下载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beplay3体育官方下载沙巴体育注册送沙巴体育注册送